住新界西,連返屋企食飯都係種壓力

每晚係寂靜嘅巴士上,聽到最多嘅一句就係「你哋食住先啦!唔好等我。」果種快忍不住嘅怒氣,相信只有住得距離工作地點遠嘅人先會明白。嬲嘅並唔係電話內嘅屋企人,嬲嘅並唔工作,而係果個「點解都我仲未返到屋企」嘅無奈。

八、九點,好唔容易能夠帶著疲倦的身驅歸家,但就偏偏仲要搭多個多小時嘅巴士。返到家,已經十點幾,唔好幻想有一枱熱辣辣嘅餸係面前,更可怕嘅係第一句聽到,「點解咁夜返?」呢刻真係好想爆一句:「你知唔知道我為咗食呢餐飯,要面對幾多同事白眼?」之後咩都唔理入房關門。奈何明明係宵夜時段,連飯都未食嘅我,又那有力氣咁做。

你問我點解唔可以預早啲返屋企食飯?我只能夠講,當每日七、八點,住得近嘅同事仲未走,而老闆又覺得 OT 係理所當然嘅時候,唯一可以做的,就是繼續做每日做不完嘅工作。試問一個九十後又可以控制得幾多?

就算突然上天有一日對你好好,以為有得 7點收工好幸福。呢一刻以為可以好似大台嘅劇集名咁,八時就可以入席,其實呢個時候你仲係啱啱塞完長青隧道,去緊屯門公路繼續塞車咋!唔好話睇劇集,返都去嘅時間可能同 OT 無分別。

唔知情嘅朋友都會問,點解唔搭地鐵?我可以好清楚話你知,地鐵對住屯門嘅人嚟講,就好似萬里長征。如果由觀塘返屯門,要搭觀塘線轉東鐵,再轉西鐵同輕鐵。如果由銅鑼灣返屯門,就要港島線轉東涌線,再轉西鐵同輕鐵。而西鐵站與站嘅距離同地鐵差好遠,就好似 A-Z 一樣,你以為係鍵盤鍵之間嘅距離,但我就係切切實實由 A 數到 Z 咁遙遠。好彩嘅個半鐘可以番到去,計埋等車隨時仲耐過巴士塞車。

同樣,係一位難求嘅年代,就算避過繁忙時間搭地鐵,面對明明有個優先座,但啲老人都同你爭位坐嘅時候,就只好乖乖企足個幾鐘。每到一個站就好似面臨一個大浪一樣,練穩馬向前一西,再向後一扭,少啲腰力都唔得。搭巴士其實只為一個可以抖氣嘅空間。

有時候情願約朋友出去食飯,都唔想屋企人等自己開飯。但住得遠,車費每日都好似倒水一樣,那有錢日日出街食?就算出去食,每次食飯都好似同時間競賽咁,當大家傾得慶喜,諗下場去邊嘅時候,自己永遠係最早走嗰個。儘管未到尾班車,但你清楚知道第二日又要比人早兩個鐘起身返工。

最後,如果你有住屯元天嘅朋友或者同事晚晚唔返屋企食飯,請你好好接濟佢。事關佢哋並唔係唔想返去食,可能只去返到去都已經過咗帶飯食嘅時候。

或者你會覺得我宜家先寫呢篇文抽水抽得太遲,但望住一盞又一盞向後移嘅街燈,的確有這一種感概。文打完了,我仍然在這無盡旅途。。。

 



About 依莉詩
網媒出身嘅 90後,抱住「試咗先講」嘅精神。終日飲飲食食、遊走各大商場、小店尋找好去處。